我们只用了10%的脑力?假的!

我们只用了10%的脑力?假的!

随便找几个人,问问他们对于大脑知道些什幺,最常出现的答案,可能就是「我们只用了10%的脑力」。这种信念,恐怕全世界的神经科学家听到了都要吓得发抖。

所谓「10%」的迷思,最早是在美国兴起的,时间是在一个世纪多以前,然而到了今天,即使在像巴西那样远的国度里,仍有大约半数人口相信这样的迷思。

虽然,对于研究脑袋瓜的科学家来说,这个想法一点道理也没有;大脑实际上是一个效率十足的器官,而且其中每个部分都是不可或缺的。但这项迷思既然能够流传得这幺久,它必定说出了我们一心巴望着听到的好话。

10%的迷思之所以能撑到现在、历久弥新,祕诀可能就在于它所传达的乐观讯息:「如果说我们只利用了10%的脑力,想想看,要是我们能够再多利用一点那剩余的90%脑力,成就不知道会有多高呢!」

毫无疑问的,这是一个动人的想法,而且也是一个颇有平等精神的想法。毕竟,如果人人都有这幺多的闲置脑力,那幺世界上就没有谁是真正的笨蛋了,顶多只有一群还没学会充分利用脑力的「爱因斯坦第二」罢了。

这种乐观信念已经让自助理论大师找到契机,用来销售他们那堆没完没了的脑力提升课程。卡内基(Dale Carnegie)就是利用这个想法,让他的书大销特销,在 1940 年代影响了广大的读者群。他把这个迷思,归功于现代心理学之父詹姆斯(William James)的想法,并且进一步发扬光大。然而,从来没有人发现詹姆斯在着作或演说中,曾经提及10%这个数据。

詹姆斯确实曾对一般听众说过,人类拥有的心智能力远超过他们所用到的。或许是某个想像力丰富的热心听众,觉得如果能加上一个特定的百分比数据,会让这个想法听起来更有科学性,于是10%就这幺传开了。

这个想法在热中于「超感官知觉」(俗称第六感)或其他超自然现象的团体中,尤其受欢迎,他们常常会利用这个10%迷思,来解释那些超能力。

将某个非科学领域的信念,建筑在一桩科学事实上,早已不算新鲜事,但是如果连这桩所谓的科学事实都是假的,可就过分了一些。

事实上,你每天都在使用全部的脑力。或许你可以反过来这幺想:倘若真有一大部分的脑袋没利用到,那幺你的脑子要是碰伤了一小块,应该不会出什幺大毛病才对。但这显然不是事实。

能够用来显现脑部活动状态的各种功能造影术,也同样能证明:即使是很单纯的任务,也足以让整个脑袋活动起来。

关于10%这个迷思是怎幺开始的,还有一个可能:

我们现在知道,脑袋某些部位的功能太过複杂,以致它们受损后所产生的影响非常微妙。譬如说,大脑额叶皮质受损的人,日常生活通常还是能照常进行,但是却没有办法根据实际情境的需要,来判断并做出正确的举动。举例来说,这样的病人有可能在一场重要会议进行了一半的时候,逕自离席出去吃饭。不用说,像这样的病人在社会上肯定会吃到不少苦头。

早期的神经科学家,没有办法釐清额叶区皮质的功能,也许是因为他们都用实验小鼠来做研究的关係。关在实验室里的小鼠,过着相当单纯的生活,牠们只要有能力找到食物和饮水,然后走过去,把东西给吃掉就可以了。除此之外,牠们几乎啥事也不用做,就能活得下去。对小鼠来说,上述这几件事,全都不需要动用到大脑额叶区域,因此早期的神经科学家发展出一个想法:大脑的这些区域似乎闲得很。

不过,后来经过更多精巧的测验之后,科学家终于推翻了这个观点,但是这则「只用了10%脑力」的迷思,却早已经深植人心了。

摘自《大脑开窍手册》

我们只用了10%的脑力?假的!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