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能为「植物」做什幺?

我们能为「植物」做什幺?
图片来源:unsplash

每个基因是一个字,每个生物体是一本书,每种死去的植物带着只有这本书里写过的字句。如果一种植物灭绝了,就是一本书消失了,而且随之而去的,还有书中所携带的文字与讯息。

如果只让一个人来决定如何对待地球,只有傻子才会容许摧毁原始栖地这种事情发生,然而人类集体的表现却有如一只脑袋被砍了的鸡。所以,我们到底能做什幺?选项很多,以下是我首选的三项:

一、停止烧化石燃料。
二、让人口的成长维持在能让环境永续的程度。
三、驾驭植物的能力。

毕竟,宇宙里有能力捕捉和储存能量,并创造出无数不同物质与分子,同时又能从大气中吸收并锁定二氧化碳的,唯有植物。我们呼出的,它们吸入;它们呼出的,我们吸入。植物是我们能否长期生存的关键。一项历经四十年,针对非洲、亚洲和南美洲热带雨林的研究结论道,雨林吸收了化石燃料製造出的二氧化碳,占总量的百分之十八。

这一点可以给我们大致的概念,了解热带雨林真正的价值:它们每年从大气中移除了将近五十亿公吨的二氧化碳,换算成金钱价值应该是每年大约一百三十亿英磅。气候变迁需要激进(radical)的解决方案。

在中世纪英文里,radical的意思是「有根的」(源自拉丁文的radix,意思是「根」)。全球森林管理策略至关要紧,但是国际间也应该採取禁令,禁止破坏原始森林。农作必须採取不会释出大量二氧化碳到大气中的方式,譬如说,不整地的栽培方式,并且让牛只吃树木之间的草,而非用穀物来饲养牛,这也是很关键的部分。

别忘了,我们早已对商业捕鲸使出类似的激进手段,现在这种行为已经受到禁止。当我们刚发现臭氧层出现破洞时,一度看似修补无望,但是破洞现在开始缩小了,这要归功于禁止喷雾器和电冰箱使用氟氯碳化合物(CFCs)。你难道会怀念那些事情吗?这次难道不值得我们改变行为吗?那幺再改变一次吧。

我常常想到,从高空中的飞机窗口往下看,就像是外星人在看地球。我喜欢坐靠窗的位置,而我喜欢把整趟飞行旅程当做一场自然科学的体验。有时候,我对地球的广阔无垠感到敬畏——看见白雪覆盖的高山上,有河流奔腾入海,看见广大的荒漠以及北极光。

有时候,这令我欢喜;其他时候,当我看见亚马逊上空几乎完全被森林大火的烟尘给遮蔽了,则是感到沮丧。我们住在一个美丽的世界,但是它遇到麻烦了。如果我们不快点行动,一切终将太迟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植物弥赛亚》
我们能为「植物」做什幺?

相关推荐